亞倫·歐文斯是一位地圖繪製員,同時也是藝術家。

Oui.Gallery Interviews St. Louis Based Aaron Owens

藝術家簡介

當代藝術家亞倫·歐文斯 (Aaron Owens)生活在美國聖路易斯,他自稱是一名來自美國密蘇里州的地圖製圖員。他使用無人機拍攝邊緣化的地貌,再把影像轉化成藝術作品的形式呈現。通過創作,他探索了有關監視、人與自然的對抗,和現代生態學整體論等有關主題。他的作品被刊登在VIEW雜誌,Tube雜誌和The Moon電子雜誌。

Flood, 2018
Aaron Owens, Flood, 2018. 100cm x 100cm, Archival color pigmented print.

“在我的系列作品「秩序」中,我使用無人機和開源軟件更仔細地審視了聖路易斯周圍地區人與環境的重疊,特別是那些一致變化的景觀,像密西西比河的邊緣。

你探索很多人與自然相關的內容,它們如何幫助你促成「秩序 (Order)」系列?這系列作品主題的形成過程是怎樣的?

當時我在拍一些照片和視頻,「人與自然」或是「人類天性」等等主題就自然地從我心裡流淌而出。我現在回想這些,意識到我的創作過程其實並不是按照讓作品匹配某種主題的邏輯,而是尋找方式讓作品替我講話。一直以來,都是那些最引人注目的圖像與那種錯誤的二分法對話,即將人類與自然區分開來。對我而言那是一種全新的視野和角度,擁有更複雜的故事性。

Undisclosed Location (Red Barge), 2018
Aaron Owens, Undisclosed Location (Red Barge), 2018. 100cm x 100cm, Archival color pigmented print.

你把自己描述為一名地理學家和製圖師,那你如何在尋求認同的過程中認識到了自己也是一名藝術家?

沒錯,我會說我先給自己定義成了一名地理學家。但是其後我更願意用藝術家這個詞。反觀我的工作,我構建事物和概念、我製作、我使用視覺媒介。這一切都剛好是藝術家要做的事。

你的作品關注與大地和水相關的元素,能談一談這些元素是如何幫助你提供靈感的嗎?

大地和水,除這些以外,一個地理學家和景觀藝術家難道還能看到別的什麼嗎?對我來說它們是充滿意義的,因為可以借助它們來打破和重組事物。創作的過程就好比組合由大地和水構成的碎片,然後憑藉直覺,流淌向它們引導而出的結果。最吸引我的地區一直是些邊緣地帶,特別是大地與水交融相遇的區域。在聖路易斯市生活的時候,這種吸引力經常把我帶向河流和採石場之類的地方,還有其他一些地表開採點,它們通常極易受侵蝕,向人們講述著自然進程被人類活動中斷的故事。

Island, 2018
Aaron Owens, Island, 2018. 100cm x 100cm, Archival color pigmented print.

哪些人或事物是影響你藝術創作的主要角色?是什麼使他們/它如此重要?

影響我最深的人主要都來自於美國聖路易斯以及周邊城鎮的創意社區。具體地講是那些來自實驗音樂界的人們和視覺藝術家,他們讓我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春天裡有機會參與組織花岡岩城和設計區的Art + Landscape STL 展覽。那裡有豐富的人才,願意見證並參與到所有鼓舞人心的事情中去。我能說出很多名字,但我恐怕那會是一個長長的清單。

使用無人機來創造環境及周遭人群的影像如何改變了你的世界觀?

無人機的作品主要是因為我的個人興趣,以及長期接觸航拍圖像的緣故。當我用可公眾使用的航拍器工作時我開始想擁有更大的掌控力和更多的細節處理,因此我自己買了一台。它是一台傳遞更廣闊、更神秘故事的實用工具。

Undisclosed Location (White Barge), 2018
Aaron Owens, Undisclosed Location (White Barge), 2018. 100cm x 100cm, Archival color pigmented print.

你在2018年的作品「濕地」非常惹人注目。能說一下你做這件作品的時候腦內都閃現過什麼樣的內容嗎?請用三個詞描述它們。

「濕地」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品之一。它是我購買了現在用的無人機之後創作的頭幾個作品。使用無人機最大的挑戰是,只有當你把它置於空中的那一刻你才能確定你能通過它得到什麼樣的景象。的確是這樣,無論什麼時候你都不可能提前預知你所在的土地從天空上方觀看是什麼樣子,所以我的建議是保持開放的心態去嘗試,讓它來給你講故事。

微妙、中性、建構。這是關於「濕地」的三個關鍵詞。當我看向那個圖像時,我看到的就是冬日裡的濕地。它呈現一片地域如何自我成就,而後遺世獨立。此外,這個地域又是一種建構,它是一個人造濕地,一個依法建立的花園。這張照片的表皮之下發生了很多事。

你如何看待你和你創造的藝術作品之間的關係?

我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是轉瞬即逝的,因為我喜歡快速地完成工作。我不停創作新事物然後繼續前行,直到當下。我很少回過頭看,重新檢測、加工、思考,或是在某件特定的作品上著重地映射內容,這其實某種意義上是合理的。比如我現在在寫對你的問題的回答,書寫的過程逐漸變成了一種平衡性的行為,我在這個過程當中通過個人記憶來工作。

Wave, 2018
Aaron Owens, Wave, 2018. 100cm x 100cm, Archival color pigmented print.

作為一名藝術家,你會如何定義自己在社會當中的角色?一位先知、持不同政見者、知識份子、一位普通市民,還是其他?為什麼?

我會說我首先是一名觀察者,所以我選「其他角色」。

View Artwork by Aaron Ow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