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對談Dwight Portocarrero

藝術家簡介

工作生活於紐約和委內瑞拉的當代藝術家德懷特·波託卡雷羅 (Dwight Portocarrero) 專注於雕塑,活物裝置和以畫佈為媒介的藝術作品。他致力於探索當今人類社會生態系統的不穩定狀態。十畫廊展出了他的 “中國常綠植物混血(Chinese Evergreen Hybrid), 2019” 系列作品,向公眾展示了他的「第三自然」概念。雕塑中那些易碎的、透明的樹脂葉子和裸露的土壤似乎在質疑人類對於馴化自然的愉悅。他揭示並展示了生態系統的脆弱性,給我們帶來對未來自然的驚鴻一瞥。 在此次對談中,Oui畫廊與德懷特展開了一次深入對話,探討他對故鄉、夢境與藝術的理解與信念,講述他藝術創作背後的心路歷程。採訪德懷特是一次令人驚喜的體驗,作為採訪者很難去假設他理解世界的方式,也很難用結構主義的方式去將他的夢與他的藝術品建立直接聯繫。這一切使得藝術家更加神秘迷人,具有啟發性。

Chinese Evergreen Hybrid, 2019
Dwight Portocarrero, Chinese Evergreen Hybrid, 2019. 28 in x 22 in, Leaf, resin, wire, earth, steel plate.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想成為一名藝術家?或者說,是什麼啟發了你做出這個決定?

成為藝術家並不是一種選擇。在我遠離家鄉住在北京的那段時間做了一個夢,在夢裡我試圖去理解我自己各種各樣無意識層面的思想。我嘗試著去把這個夢在現實生活中具象化,於是就形成了我的雕塑。我習慣用雙手去工作與創造。在我接受建築培訓的那段時間,以及大學剛畢業後和藝術家艾未未一起工作,都一次次將我推到雕塑這種形式上。那是我表達思想的工具。

Hybrids

你的家鄉委內瑞拉和紐約是非常不同的兩個地方,他們分別是怎樣影響你的創作的?以及你在這兩種文化當中如何尋求自己的認同?

我的夢大部分發生在委內瑞拉,在我童年的家中,在那個小花園裡。他們本身是非常簡單的意象,但那個花園以及它的周遭環境讓我內心形成了一種癡迷,因此捲入了更多複雜的問題。從植物的物種延伸到了歷史、家族傳統,再到如今社會政治的混亂。你會驚訝一個小小的花園竟然可以影射生活的方方面面。當我離開我的故土加勒比海岸的時候,那個長滿單一白色植物的花園就會來到我夢中。我相信那都是真實的,有時你只有站到外面或是遠處去看世界,你才能更清晰地觀看、感受和感知。在紐約,我感覺到這種感知被再度加強:距離上遠離那片小花園,其實令我和它更靠近。

你提到了你夢中的白色植物。那對你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它是否像是一種對於生態系統的隱喻,或是其他別的東西?

我也還在思考這個問題。在那場夢之後,很多疑問出現在我腦海中,尤其是關於那些植物的顏色:白。所以我用了很多時間去研究色彩理論和藝術史,試圖解釋單一白色植物花園的視覺語言。年復一年,那些我創作出來的物件客體似乎幫助我解釋了一部分。那種單一的白色更多是關於保護自然。

是什麼啟發了你創作此次在十畫廊中展出的作品「Chinese Evergreen Hybrid」,以及為什麼你選擇了活物雕塑這種形式?

不管怎麼說,中國常綠植物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植物。在亞洲其他地方和南美洲也有類似的物種。那些圖案和霓虹一般不同顏色的融合交匯,都是令人著迷的。最終,我充滿著好奇地看到了如這樣美麗的事物腐朽的過程。植物對應的是狀態的流動與改變,而一個活物雕塑則對應著「暫停」。我對這種生命暫停之間的交叉感興趣,指引我去創造珍惜生命與自然的藝術。

Hybrids III

請講講你心目中對於一件藝術品可以稱之為「卓越」的標準是什麼?或者換句話說,什麼樣的藝術品你認為是「好的」?

一件好的藝術品?那對我而言並不是藝術品,而是一次實驗。那些卓越的藝術品自身即有靈韻,看看纳里·沃德和杰克·怀特恩的作品。我崇尚有匠人精神的藝術家,他們帶著誠實的品德在創作。他們的藝術是「屬於手的作品」。

描述一下你作為藝術家每一天的生活。例如,你何時何地進行創作?

我大部分的作品創作於在紐約的工作室,有時候也回委內瑞拉住一陣子。不斷地轉變停留的地方可以幫助我有一個新鮮的視野。我更傾向於一天之間同時做不同的事,在繪畫與雕塑之間交替;我也儘量在白天工作,因為沒有什麼比自然光效果更好。我每週工作六至七天,每一天都是如此的不同。有些日子裡我只讀書,但另外一些時候我可能會和我的工作夥伴Elieen進行永無止境的交談。

Stillscapes: Grid  The Uncontrolled?

世界上你最欣賞的藝術家是誰?為什麼他/她對你來說如此重要?

我和伊娃·黑塞經常交流。她教會我什麼是物質性,如何建立態度以及打破規則。毫無疑問她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她挑戰藝術材質的合理性,嘗試樹脂、乳膠、橡膠等比較新型的媒介。她為藝術奉獻了一切。我另外很著迷的一點是,她的很多作品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解體,所以其實現在你看到的大部分她的藝術品都是復刻品。那些作品已經度過了自己的一生,現在它們只屬於時間。

作為一名藝術家,你會如何定義自己在社會當中的角色?一位先知、持不同政見者、知識份子、一位普通市民,還是其他?為什麼?

挑釁者。因為我傾向於煽動一種叫做「第三自然」的新的想法、觀點和立場。我不喜歡被動接受,通常會主動採取行動。我的作品總是伴隨著格言、辯論之類的內容。客體與文字將永不停歇。

View Artwork by Dwight Portocarrero

十畫廊

十畫廊於2018年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創立,之後在香港中環開設了新的藝術空間。十畫廊是一間當代國際藝廊,致力於代理各地優質新興藝術家,並為公眾提供有思考價值的開創性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