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對談Maryam Mobasseri

伊朗革命的黑色美學

伊朗女藝術家Maryam Mobasseri於1977年出生在德黑蘭,雖成長在伊斯蘭革命之中,但亦無阻她對藝術創作的熱愛,藉繪畫抒發戰爭帶來的無奈。1999年她毅然放棄修讀護理課程,並於德黑蘭藝術大學攻讀藝術碩士學位,畢業後先後到馬來西亞和香港開展藝術創作涯。香港的文化多樣性在其結合鮮明濃烈色彩和圖案的創作中,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在此次展覽中,十畫廊展示了Maryam的三幅作品,從那當中傳遞出了身體、認同和自然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尤其靠近畫廊入口處的「Dream Land」系列作品格外引人矚目。

Dreamland, 2016
Maryam Mobasseri, Dreamland, 2016. 74.5cm x 55cm, Mixed media on laser cut wood panel.

在你所有精妙的作品中,有一件你最引以為傲的藝術品嗎? 如果有的話,為什麼它對你特別重要?

感謝你這麼說,但我認為其中一些作品其實還好。 我很喜歡我在二〇一八年的一件作品,它的英文名字是「Dir Omadi」,意思是說「你回到我身邊(尋找我)太晚了」。

這是因為我使用了許多私人的,但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元素和圖形。 或者更確切地說,所有我最喜歡的人物和圖形都收集在了這件藝術品中,我認為它是我迄今為止最好的作品。

Free Nargess, 2017
Maryam Mobasseri, Free Nargess, 2017. 29cm x 41cm, Mixed media on archival paper.

你會如何形容你對生命的藝術觀? 你如何將它融入你的作品中?

我只是一個不斷創作藝術的藝術家。 很多時候,我都沒有預想我要創作的藝術品。 我只是從頭開始。 通常我不畫草圖。 我認為第一個想法總是最好的。 有時事情不一定需要具有深刻的意義。 我喜歡在我的藝術中創造圖案和形式。 最近我愛上了癌細胞, 它們的圖像真是太迷人了。 誰會想到這樣一個美麗的細胞在現實中可以如此醜陋。

我聽說你的作品有受到你在伊朗 - 伊拉克戰爭,和伊朗革命的環境下成長的啟發。 你能跟我們分享一點相關的解釋嗎,以及你的作品是如何表達這些經歷的?

我出生在伊斯蘭革命的前一年。 我對沙阿王朝時代其實沒有任何記憶, 只能通過錄像帶或家人的回憶回想起當時。 但我有一些與伊朗和伊拉克戰爭有關的記憶。我與我的同齡人們,或其他年紀更大的伊朗人,都受到過戰爭的影響, 都在伊朗有一些難以忘記的回憶。 幸運的是,我不是來自受伊拉克人直接影響的地區或城市。 我在首都德黑蘭出生和長大,離戰區很遠。 當然,住在西方,尤其是邊境附近的人,受害最深。

關於政權,那是個與戰爭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周圍的大多數人都有自己故事。 伊斯蘭政權中的人權狀況總是引起伊朗境內外所有活動家和伊朗人的注意。 這也是我藝術作品的主題之一。

當戰爭發生時,我只是個孩子。白天在學校聽到警笛聲(導彈攻擊和轟炸)時還會有點興奮,因為它對小孩子來說只是意味著意料之外的休息時間。除非我們能聽到爆炸聲或伊拉克飛機,那便不同了, 所有人都會感到恐慌。 晚上也是,警笛聲變的不再有趣。 它給我們帶來驚恐和畏懼,也許我還記得所有在附近聽到的轟炸和爆炸後立即死亡的恐怖故事或者可怕傳言。 當我長大後,戰爭變得比以前更多了。

國內的壞消息也如無形的炸彈時時在轟炸,例如聽到反政權囚犯,社會運動人士被處決,或所有支持和反對伊斯蘭共和國的運動,或因異見而發生暗殺事件的消息。 電視節目正能反映最普遍的伊斯蘭價值觀,並推崇那些被政權支持的革命思想。 當時的媒體受到政府過度的打壓和控制。 我根本記不起那時有聽到過任何歡快的音樂。 所有伊朗境內的作家、知識分子們,不是進了監獄就是被處決了。儘管有些人可能及時離開了伊朗,卻都沒有工作許可去從事(或寫下這些事)。 許多書都被成了禁書,即使是擁有它們也被認為是犯罪。

我每個月會去一次伊温監獄,拜訪我的叔叔和阿姨。這是除了我生活中每天面臨的問題之外塑造我人格的很重要一部分。我無法將它從我的生活中分離,我沒辦法畫上分界線。 我不得不說,很多次我試圖在創作時不去想那些黑暗的事件, 但對我而言,似乎很難不提及它們。

當我在伊朗讀大學時,我很幸運能夠看到學生的運動。 總的來說,在伊朗成長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來塑造自己,學會重新思考,不要事事妄加評判,並始終嘗試成為一個更自由解放的人。 即使可以重來,我也願意過同樣的生活。 我很幸運能夠在伊朗居住和生活到2009年。

為什麼你經常偏好以如此豐富多彩和抽象的方式表達你的作品中的出生,死亡和衝突等主題?

由於美好的生活總是沒有向我們展示它華麗的一面。 我試著用色彩和圖案的美感來展現醜陋的生活面貌。 畢竟我喜歡生活。 生活是美好的。

Life Cycle 2, 2019
Maryam Mobasseri, Life Cycle 2, 2019. 76cm x 59cm, Mixed media on laser cut wood panel.

我注意到你的作品中有很多女性角色。 這是某種表達自己性別身份的方式嗎? 請告訴我們更多關於這些女性在你的作品中的重要性。

實際上,事實並非如此。 我的畫作中也有很多男性角色。 也許你是因為我的性別而更多地注意到女性。

我發現你的Dream Land 系列非常有趣和烏托邦。 這個系列的靈感是什麼? 創意過程如何反映你的整體工作?

那是我的一個夢。 這一系列畫都有同樣的人物與黑色的眼睛。 這件作品是關於我一個在她30歲時與癌症作戰後去世的朋友。在我的夢中,她有著黑色的眼珠,優雅地漂浮在海面上。她在我的夢中生活著。

Life Cycle 3, 2019
Maryam Mobasseri, Life Cycle 3, 2019. 153cm x 120cm, Mixed media on archival paper.

甚麼吸引你到香港工作?自來到這裡以來,你的藝術風格有顯著的差異嗎?

在我丈夫在這裡找到工作之前,我對在香港居住一無所知。

我喜歡它,因為它是一個國際大都會。有一次用膳時,我發現自己和一對來自沙特阿拉伯的新婚夫婦坐在一起。餐桌上同時坐著一位來自以色列的女士、作為伊朗人的我,和我的美國丈夫。我們和平地坐在彼此身邊,無畏地享受著我們的食物。這就是香港的美麗。

可以肯定的是,在香港生活對我也產生了影響。在這裡生活可以感覺到一種快樂,和平(至少曾經是),友善,並且歡迎不同的文化的社會環境。這些都對我現在的作品創作有所幫助。

作為一名藝術家,哪個詞可以更好地定義你在社會中的角色? 先知,異見者,知識分子,公民或是其他? 為什麼?

我只是一個藝術家,我相信創作藝術也只是一種工作。碰巧我很享受我的工作。這並不容易,頗有挑戰性,但是創作藝術是我唯一能感到安全和自信的事情。還有可以肯定的是,這對我來說不是業餘愛好。當有人視我的工作為我的愛好時,我其實很反感。我很嚴肅地對待藝術。

View More

十畫廊

十畫廊於2018年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創立,之後在香港中環開設了新的藝術空間。十畫廊是一間當代國際藝廊,致力於代理各地優質新興藝術家,並為公眾提供有思考價值的開創性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