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mente morbida」詞義有著十分喜愛、珍視的情感。

Gianluca Crudele為駐港義大利畫家和設計師。

把此詞中,「mente」有心靈之意,而「morbida」一詞解作柔軟、軟弱這麼一個性質,兩者合而為一便可解作柔軟的心靈。這些意思都使義大利語與有趣劃上了等號,有趣的原因乃來自於英語中「morbid」一詞。「morbid」可解作病態、痛苦,就和大多數拉丁語一樣,都是跟死亡和疾病等等相關的黑暗內容。若追尋以上種種的根源,就會發現它們的意思都來自拉丁語「morbus」,意指病苦。總括而言,當英語、法語、西斑牙語和葡萄牙語都和拉丁語的字根有著類似的意思時,為何意大利語的意思卻相差甚遠?答案就藏於「mente morbida」所表達出的柔軟。這種柔軟原本啟發自肉體的柔軟,因著意大利人珍視腐爛和毀滅的觀念,一種持續了好幾個世紀,以情感為先去看待這個世界的、令人深刻且憤世嫉俗的浪漫主義,令柔軟被病苦弱化了。

而我對此也很珍視,但卻不是當中的腐爛頹廢,而是頹廢過後的復蘇。而「mente morbida」就可算一種心靈康復期的狀態,它一度被病苦蠶蝕過,但現在又敏感起來。這種狀態就像是童年的記憶、讀物,又或是模糊的影像,與日常生活建構出高度抒情的感知狀態。這種源自於疾苦的「柔軟」,就像在節奏緊湊的聲色世界中經歷著重新回復感知的康復期,它的陰影正在延展,變得更加堅固。